<code id='n45pl'><strong id='n45pl'></strong></code>
<i id='n45pl'></i>

      <i id='n45pl'><div id='n45pl'><ins id='n45pl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n45pl'></span>
      1. <tr id='n45pl'><strong id='n45pl'></strong><small id='n45pl'></small><button id='n45pl'></button><li id='n45pl'><noscript id='n45pl'><big id='n45pl'></big><dt id='n45p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45pl'><table id='n45pl'><blockquote id='n45pl'><tbody id='n45p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45pl'></u><kbd id='n45pl'><kbd id='n45pl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n45p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dl id='n45pl'></dl>
          <ins id='n45pl'></ins>
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n45pl'><em id='n45pl'></em><td id='n45pl'><div id='n45p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45pl'><big id='n45pl'><big id='n45pl'></big><legend id='n45p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矯情情史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欧洲grand老妇人_欧洲viboss老妇_欧洲video60

            大公司的小出納
            你知道的,出納嘛,不就是幹那些重復瑣碎的事情,哎喲簡直說起來都要打哈欠——開支票、進賬、提現金、數錢、發錢。每次當我拿著一大堆憑單稀裡嘩啦粘在一起的時候,感覺自己好像粘紙盒的女工。
            想想看吧,一個20歲出頭、漂亮、喜歡聽艾薇兒、喜歡看時尚雜志的女孩子,纖細光滑的手指上粘著鈔票上無數的細菌、膠水皮、支票機的油墨以及紅色印泥,最要命的是遇到不對眼的銀行櫃員。上天亡我,最討厭的一個剛好坐在我公司賬戶的開戶銀行,進門右轉第一個對公窗口下面。西裝革履人模狗樣,枉他長瞭酷似偶像的眼睛和牙齒,叫那個……什麼……趙錢根!
            惡俗的名字已經不能原諒,更不能原諒的是他的冷酷無情。
            "這支票上的印鑒太輕太淺,電腦驗不過去,請回去重新蓋過。
            "這是無碳復寫的單子,你怎能墊在下面繼續寫其他?你看果然印在這張裡面,不行不行,太混亂,絕對要返工。
            "沒帶財務章?對不起我幫不瞭你,你隻好回去,明天請早。
            "10萬元的大寫怎麼寫成‘拾萬元’?小姐你真幽默,應該寫成‘壹拾萬元’才對。哎呀不能像那樣擠在前面,你還是再填一次。
            好不容易辦妥,轉身要走。錢根兄還在後面碎碎念:"這麼個小手提袋,怎麼好提現金呢?下次換個結實的大包吧。"每天被他荼毒,我竟不知道我是如此笨拙的人。
            幾乎可以用那句經典的話來概括我的狀態:如果我不在辦公室,我一定在銀行;如果我不在銀行,我一定在去銀行的路上。
            領導都奇怪:"最近為什麼找不到你,總是去銀行?"我喏喏汗顏。領導倒不計較,反而開起玩笑:"你不會是和銀行的人談戀愛瞭吧?
            和銀行的人談戀愛?虧他想得出!我現在已經皺紋增生,倘若和趙錢根那種人再有工作之外的瓜葛,鐵定夜夜噩夢,折壽十年。
            愛情滋潤
            我雖不濟,卻有上佳男友,他劍眉星目、開朗熱情且在美國知名企業供職,有瞭他,我寧可固守這寡淡清閑的職業,可以悉心照料自己的愛人及日後的傢庭生活。
            我異常喜歡他獨特的姓名,上官睿,比我姓張好許多,比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都好許多,假如以後可以廝守,我的Baby名字一定不會俗氣至斯——趙錢根!惡……
            他卓爾不群,卻並不花心。在學校裡和他戀愛兩年,和所有校園情侶一樣歡喜、吵架、吃小飯館裡的宮保雞丁、看5塊錢兩場學校放映的電影,晚上送我回來,在宿舍樓下輕吻,下巴密密的胡碴兒,蹭癢我的臉。畢業招聘的時候,他順利進入知名外企,行頭統統重新置辦,西裝領帶皮鞋皮夾——嘩!我眼珠差點滾落,竟然害怕有女人會搶走他。
            上官擁抱我,笑說:"小出納,我怎會離開你?"我患得患失,是因太在乎。我總是說傻話:"結婚吧我們,我想用戒指告訴別的女人,你是我的。"他又笑:"你不要搶我的臺詞好不好啊小東西。
            愛情是我快樂的源泉所在。尤其是當我被趙錢根之流刁難一番後,又累又餓站在公司空蕩蕩的電梯裡,想起上官的臉,我就告訴自己沒關系,有他仍在愛我,見面的時候忍不住絮絮叨叨把公司的事情講給上官聽:30多歲的女同事穿瞭童真的背帶褲扮可愛,本月我們3筆貸款都要交季度利息,會計大哥把咖啡灑在我桌子前的地毯上……說得最多的還是被銀行趙氏刁難,害我又作廢支票又白跑一趟雲雲。
            上官有時微笑,大多時候沉默。他一個IT人士怎麼瞭解出納和銀行的恩怨情仇。
            男朋友和百元鈔
            有一天,來報銷、借差旅費的人甚多,辦公室的老舊點鈔機不給面子,我隻好自己數。要知道大學會計專業是不教點鈔技術的,一堆堆數得我頭暈。
            終於送走一幹財神財奶,不免心虛,於是盤庫。果然,保險櫃剩餘現金少瞭100元,遍尋不見。我苦澀慘笑,打開錢包一看,隻剩24元8角,於是像祥林嫂喃喃自語:"不會的啊,每筆我都數3遍,怎麼會錯?
            會計被我吵得受不瞭,提示說:"提現你有沒有數一遍?銀行雖不會出錯,但也不是絕無僅有。前任出納就曾遇見一次。
            嗯,肯定銀行少給我一張。我一腔怒火化做無賴想法,把現金拆下來的封條拿過來一看,更讓我生氣,原來上面蓋著小小人名章:趙錢根——表示剛才的鈔票都是該銀行職員親手點數封起來的,雖然我已攜現金離開櫃臺,絕對不能獲得賠償,但也可以投訴,影響他的業績。
            正在我張牙舞爪準備去銀行櫃臺投訴錢根先生,我的電話響起來,來電顯示正是上官。我一腔怒火化做繞指柔,接起電話就撒嬌:"我好可憐啊,我今天丟瞭現金。人民幣100元整啊!嗚……"我越發裝嬌扮癡起來,會計自覺走出去找人聊天。
            "不是很多啊,自己墊上就好,以後註意。"他遲疑小心著說:"我本來是有事情跟你說的,還是改天比較好。
            "不要,還是現在說比較好。"我傻笑起來。
            "是這樣,公司要我去國外培訓一年……我想……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……分開一年……對大傢都好?"他的聲音冷淡僵硬得可怕,隨之僵硬起來的是我的嘴角,冷起來的是我的手指。
            整個世界似乎都抽離瞭我的生命,我用遲鈍的聲音發問:"培訓,為何就要分手?
            "其實,我一直覺得我們不是很適合在一起。老板希望我以單身身份去,負責接洽的是美國分公司總裁的女兒……"他生硬地解釋著。
            "我知道瞭!"我不由分說打斷他,"總裁的女兒,當然比小出納值錢!你真教會我人生至為重要的一課。謝謝你,哈哈……"聲音已經哽咽。
            "不是那樣,請你諒解,我隻希望事業有成。"他的情緒反而又平穩下來。他已不是學校裡那個青澀內斂的男孩,這變化幾時發生的
            "你冷靜殘忍,這樣若還不能事業有成,世上當無人能成。祝你平步青雲。"我繼續笑,眼淚順著眼角落下。
            上官似乎有些尷尬:"何必把我說得這麼不堪?我知道太突然,對你不公,你自然難過。
            "不,我不難過,並不比我丟100元紙鈔一張更難過。隻因從上一秒開始,我已經不再愛你。"不愛是真的,假的是我還是不能停止難過。我惱恨自己落淚不止聲音顫抖,於是丟下話筒。
            坐在打開的保險櫃前的地板上,我機械地把現金取出來,數一張又數一張,數完手裡的鈔票,發覺數目居然是正確的!
            會計從門外進來,看我滿臉淚痕地從地上爬起來,手裡握著一把百元大鈔,歡呼雀躍:"沒有丟!沒有丟!"他笑容滿臉,欲表示祝賀,卻見我又坐回地上,大放悲聲,可憐的同事被徹底嚇住,目瞪口呆站在門口,一動不敢動。
            在銀行裡流淚
            想請假,卻沒有合適的理由,我隻好去上班。又要去銀行,我嘆息:趙錢根啊趙錢根,你此刻最好不要惹我。男朋友甩瞭我去覓多金洋妞,這都是物欲橫流的社會造成的禍根。你看你,還叫什麼錢根。
            到瞭銀行,錢根果然端坐在那邊。我徑直走過去,把一堆支票、單據甩進窗口。他抬頭嚴肅地看我一眼,自己慢慢整理。我抬起下巴,左顧右盼。過5秒他果然喊我:"喂,賬號錯瞭!"我看他嚴厲的眼睛,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委屈,嘴巴一扁,想哭。
            他好像也被我嚇瞭一跳,忙不迭地說:"我幫你重新填一張就好,不用蓋章的。"可是我的眼淚還是收不住,掉下來幾滴打在銀行的大理石櫃臺上。
            丟人啊,出納在銀行對著那麼多支票現金哭,好像見不得錢一樣。趙錢根大概看慣瞭我的醜惡嘴臉,沒想到我會這招,頭都不敢抬,刷刷把我的業務全部辦妥,從窗口遞出來一堆單據,還有兩張紙巾。
            我忽然發現眼淚真是女人戰無不勝的武器,於是偷笑起來,站在趙錢根的櫃臺前面,大聲地擤鼻涕,然後對他嫣然一笑,離開瞭銀行。推開大門的一瞬,我暗下決心:上官,去吃你的西餐軟飯吧,我不會再為你哭瞭!
            回到公司,重新回歸自我,反而比以前更利落能幹,連別人的活兒也搶著做。
            讓我補償你一頓晚餐
            下班時間到,電話卻響起。我接起來,咦,好像是銀行職員趙先生?果然,他自我介紹說:"我是你剛見過的,對面銀行的趙錢根。"我客氣地笑著:"是不是又出瞭什麼狀況?支票要核對?還是哪張弄錯瞭?
            "不是不是,"電話那邊的人有些不好意思,"不是業務上的事情,我是想問,你今天看起來很不開心,你出瞭什麼狀況?"我面孔有些發燙,隻得搪塞說:"我……我丟瞭錢。
            "很多嗎?怎麼回事?"他很擔心。我忍不住微笑:"不,不很多,100元而已。大概……呵呵……也還沒有那麼多。
            "那也值得哭?"他放松口氣,取笑我。"是不值得,隻是下午剛好精神疲憊,想不開。"我也大方地取笑自己,"之前在意,是因為打算靠他吃飯啊,所以看得很重。現在想起來,也未必換來什麼可口的佳肴。
            趙錢根聽得有些迷糊:"你是說丟的100塊錢?""是啊,要不然你以為是什麼?難道是個帥哥?"我嘿嘿地樂。
            他忽然不好意思起來:"那麼,我有個不知道算不算唐突的建議,如果你覺得我還不醜,是否可以賞光讓我補償你的晚餐?
            我一怔,心下有花朵悄悄綻開來。
            那邊急忙表白,結結巴巴:"我……我註意你很久瞭,每次都讓你多停留一會兒……隻是你從來對我很憎恨的樣子……你有男朋友?
            我心跳如中瞭福利彩票一般:"我一個相貌平常收入低微的小出納,誰會喜歡我?"矯情是惡心的,但也是必需的。
            大銀行的年輕職員趙錢根先生也幽默:"喜歡不喜歡,全憑各人聯系。好似支票需要我們四角折疊來對照印鑒,對得上就肯定兌付,對不上就是打死也不能給錢的。
            "想不到你們也那麼麻煩辛苦。"我感嘆道,"日日同錢打交道,並不是賞心樂事。
            "可不是!不如你答應我的邀請,我們一邊吃一邊痛斥萬惡的金錢。
            我莞爾:"好。"忽又想起一個久就想問的事情:"你叫錢根,可有什麼緣故?你這麼瀟灑的一個人,名字卻……
            "很土對不對?"他爽朗地笑,"很簡單,趙傢獨子,我母親姓錢。父母給的名字,不好擅自改動。況且以我職業說來,再合適不過。
            呵,小小疑惑終於揭開。忽然覺得也沒有那麼俗氣不能忍受。誰說用錢做名字就一定粗鄙?那上官其實又好在哪裡,還不是把個官字念念不忘?放下電話,我去洗手間把自己打扮一番,準備開心赴宴。
            新的約會來瞭,不管結果怎樣,至少可以保證,趙錢根先生不會再刁難我。至於以後的事情,就看小出納和大銀行的緣分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