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yojxq'></fieldset><span id='yojxq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yojxq'><em id='yojxq'></em><td id='yojxq'><div id='yojx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ojxq'><big id='yojxq'><big id='yojxq'></big><legend id='yojx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yojxq'><strong id='yojxq'></strong><small id='yojxq'></small><button id='yojxq'></button><li id='yojxq'><noscript id='yojxq'><big id='yojxq'></big><dt id='yojx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ojxq'><table id='yojxq'><blockquote id='yojxq'><tbody id='yojx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ojxq'></u><kbd id='yojxq'><kbd id='yojxq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yojxq'><div id='yojxq'><ins id='yojx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i id='yojxq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yojxq'><strong id='yojxq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dl id='yojxq'></dl>

            <ins id='yojxq'></ins>

          1. 我的助理又跑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欧洲grand老妇人_欧洲viboss老妇_欧洲video60

            身為模特公司大老板的助理,莫小桃作為臉盲癥患者怎麼還得瞭?認不出別人也就算瞭,居然連他也認不出來?而且她做瞭壞事就想跑,還能不能行瞭?哼,臉盲小助理休想跑,看boss怎麼把你抓回來。

            1.你往哪裡走

            莫小桃又跟別人跑瞭。

            寒冬臘月,飛雪連天。陸寒站在公司樓下,臉色冰冷得如同雪人一般。

            十分鐘前,他和莫小桃下樓時看到外面下起瞭雪,便吩咐她回辦公室拿把雨傘下來。可他在門口等瞭半天,看到拿著傘下來的莫小桃居然又把別人錯當成是他,歡快地跟在公司某男網紅身後意欲上對方的保姆車。

            陸寒終於忍無可忍。

            “莫小桃!”

            他的聲音如平地一聲雷驚得莫小桃一個哆嗦。她朝陸寒的方向看瞭過來,有點迷茫地推瞭推鼻梁上的眼鏡,又看瞭看站在她對面那個一臉尷尬的男網紅,似乎正在認真地分辨他們之間的不同之處。

            “莫小桃,你想死嗎?我在這裡!”

            氣得七竅生煙的陸寒沒好氣地罵人,莫小桃立刻認出他來,手忙腳亂地跑到他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啊,boss,我的臉盲癥又犯瞭。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的臉皺成一團,看樣子的確是在認真地懺悔。

            陸寒面色稍霽,卻還是沉著嗓音問道:“不是讓你去看醫生瞭嗎?怎麼還沒治好?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憂愁地抱怨道:“您也不看看咱們公司,那些網紅身高差不多,長相也差不多,連肌肉都差不多,要我分辨誰是誰,真的很難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誰讓你看他們的肌肉瞭?!”陸寒氣得聲音都變瞭,後來發現自己在意的點過於微妙,便立即改口道,“那你連我也認不出來?!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哀怨地看瞭他一眼:“boss,當初您開這傢網紅公司的時候,不是說‘你們招的那些網紅都是什麼玩意兒,至少得長得像我才有資格進公司’嗎?我們公司的網紅就是按照您的模樣招的,所以在我看來,您和他們真的沒什麼區別。”

            陸寒啞然片刻,沒好氣地從莫小桃手中搶過雨傘,撐開,悶頭向前走去。他走瞭兩步,發現莫小桃沒跟上來,又回過頭吼道:“還杵在那兒幹嗎?過來啊!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應瞭一聲,“噠噠噠”地跟上瞭陸寒的腳步。

            傘不大,兩人撐著有些擠。莫小桃知道陸寒身嬌肉貴,但凡著涼,一定生病;但凡生病,一定世界大亂。於是她大半個身子都露在傘外,想讓他多遮一點。可她越是往邊上讓,虎著臉的陸寒就越是朝她靠過來。寬闊的馬路上,兩個人的運動軌跡漸漸從直線變成瞭斜線……

            “嘀——”

            身後傳來刺耳的喇叭聲,莫小桃下意識地回過頭,餘光掃到有輛車由遠至近,連忙把陸寒拉到自己的這邊,用自己瘦小的身軀擋在陸寒的前面。

            汽車司機搖下車窗罵街:“你們在大馬路上走s形,是想找死啊?!會不會走路?!”

            陸寒瞪著眼睛,作勢要罵回去,莫小桃趕緊拉住他,又向司機道瞭歉,這才把事情平息下來。

            陸寒哼哧哼哧地喘著粗氣,額頭上像長出兩隻牛角。

            “你躲什麼躲?”

            “我沒躲啊!”莫小桃小聲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“沒躲,你走到墻角裡去幹嗎?當我傻啊!”陸寒沒好氣地說。

            莫小桃無奈道:“我這不是怕兩個人打傘,雪落在您身上,把您凍壞瞭嘛!”

            陸寒一滯,臉上湧現出被關心的暗爽,但很快就被他壓瞭下去。他哼道:“都是你,要不是你上周把我的車弄壞瞭,我們現在需要走路去吃飯嗎?”

            弄壞陸寒車這事兒的確是莫小桃的錯。那次陸寒應酬時喝多瞭酒,讓她來接。結果莫小桃開到一半看到一個長得特別像陸寒(她覺得)的人,就跟瞭過去。後來她知道認錯瞭人,才發現自己拐進瞭小巷子裡。她倒車的技術不佳,生生地撞廢瞭陸寒的倒車鏡。

            車子送去修瞭,陸寒沒瞭代步工具,更加奴役她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我們隻是去吃個飯,過個馬路就到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還頂嘴!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識相地閉上瞭嘴。

            陸寒似乎很滿意她此刻的乖巧,用鼻子哼瞭兩聲,大赦天下似的吩咐道:“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猶豫瞭一下,知道如果自己不如他所願,他一定會跟她對抗到底,於是乖乖地走到他的身邊。

            陸寒滿意地“唔”瞭一聲,大手一撈,將莫小桃摟進懷裡。

            “這樣就行瞭,蠢死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莫小桃察覺到陸寒摟著她的手的溫度特別高,好像隨時都能將她的身體灼燒殆盡。他的語氣裡帶著點虛張聲勢的慌亂,更多的還是掩蓋在大嗓門下的羞澀與笨拙。

            莫小桃在心中嘆瞭口氣,心道:“你才蠢呢。”

            2.都是誤會

            陸寒之所以會找莫小桃當助理,著實是因為一個天大的誤會。

            那會兒陸寒剛接手公司,心血來潮去視察。他故意沒讓人公佈他的身份,穿著便裝就去瞭程序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