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jjqxi'><em id='jjqxi'></em><td id='jjqxi'><div id='jjqx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jqxi'><big id='jjqxi'><big id='jjqxi'></big><legend id='jjqx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fieldset id='jjqxi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jjqxi'><div id='jjqxi'><ins id='jjqxi'></ins></div></i>
    <span id='jjqxi'></span>
  • <tr id='jjqxi'><strong id='jjqxi'></strong><small id='jjqxi'></small><button id='jjqxi'></button><li id='jjqxi'><noscript id='jjqxi'><big id='jjqxi'></big><dt id='jjqx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jqxi'><table id='jjqxi'><blockquote id='jjqxi'><tbody id='jjqx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jqxi'></u><kbd id='jjqxi'><kbd id='jjqxi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jjqxi'></ins>
    <i id='jjqxi'></i>

        <dl id='jjqxi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jjqxi'><strong id='jjqx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五月愛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欧洲grand老妇人_欧洲viboss老妇_欧洲video60

              一
              五月初遇見羅生。
              傍晚時才醒來。赤著腳在屋子裡走來走去,捧著一杯冰水站在陽臺上看天空。夏夜前兆,晚霞通紅,內心空洞。眼角瞟過住宅小區種植的黃金急雨,那種極香的金黃色花朵碎瞭一地。一個衣著幹凈的男人站在樹下,仰頭盯看我租住的單元。漆黑的樓道,有潮濕的木質地板。
              天色稍晚,我從樓道裡走出去,古老的樓層,木質樓梯咯吱咯吱地響。
              那男人依舊在盯看,我落入他的眼睛。他黯淡的神色亮瞭一下。我對他報以微笑。我是個疏離人群的女子,對我來說,陌生人是最安全的種群。我和每個人保持距離,很少有人與我交好。
              我想繞過男人走出去,但他攔住我。他說,我是羅生。
              我輕輕地笑。我喜歡陌生人,卻不與相識。我神情冷漠地走過他身旁,不想答話。他卻一直跟在我身後。
              我到深巷裡一傢低矮的影像店調換租看的碟片。到小的百貨商店買煙。然後到BLOODY要瞭一杯藍色瑪格麗特。轉過身,羅生靠在吧臺旁看著我。他用棕黑色的眼眸盯看我的臉,很認真地說,我是羅生,凝,你是否還記得我。
              我搖頭。
              我不是凝,在此之前也從未聽過這個名字。
              羅生很激動,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搖晃,我滿杯的瑪格麗特潑出來,陰鬱的藍色染濕他白色的襯衣,他卻不在意。
              凝,你在怪我嗎?為什麼假裝不認識我?他的臉漲得通紅,似乎有話要說。卻不知該如何表達,隻能不斷重復。他蠕動著嘴唇。身材高大的男人,在酒吧裡抓住我的肩膀拼命搖晃。他用一種絕望哀婉的聲音問我,凝,你在怪我嗎?為什麼假裝不認識我?
              他的手掐得我肩膀生疼。我用力掙脫。把剩下的酒連帶杯子砸在他頭上。我說,我不是凝,你認錯人瞭!
              玻璃割破他的額頭,血水和酒水混合在一起往下流。他怔愕,失望地看著我。
              半晌,終於抱著頭蹲到地上,哭著說,不,你是凝!凝,是我錯瞭!你知道我還愛著你!
              九九,怎麼瞭?酒吧的老板看見這邊有異樣,過來詢問情況。我不說話,冷冷地掃視他們兩個,整理衣服,搖曳進舞池。
              彩燈絢爛地旋轉。歌聲癡狂。男人女人在酒精的刺激下瘋狂地舞蹈。我在人群中穿梭,把自己隱藏起來。
              心裡卻放不下羅生。
              偷眼看過去,他仍舊蹲著,血水從他抱著頭顱的指縫裡滲透出來,猙獰可怕。他的肩膀在抽搐,他在哭泣。我可以聽到他的哭聲。他哭訴,凝,你知道的,我還愛著你。
              ——羅生愛那個叫凝的女子。女子卻不愛他。
              我不容易生出同情心,反為羅生的卑微而不齒。他是跟隨我進BLOODY的,眼看有更多的人註意到他,我跺腳,拖著他走出去。
              我罵他,為瞭一個女人你值得?你以為你還是五六歲的孩子,可以隨心所欲,想哭就哭嗎?
              凝,你原諒我瞭!羅生突然爬起來抱住我,說,凝,你終於原諒我瞭!
              我發現自己的唾罵隻是徒勞,於是擁抱他,親吻他的唇角,是的,我認識你,親愛的羅生,我是凝。
              二
              自此結識羅生,並和他成為朋友。那時候他已經是抑鬱癥的嚴重患者,藥物讓他的臉色略微浮腫。清醒的時候,他是個彬彬有禮的男士,在一傢網絡公司做設計,剛從國外回來,眼神陰霾,臉色蒼白。羅生在下班後請我喝咖啡,為他的鹵莽向我道歉。但他隻是道歉,對凝隻字不提。
              我並不是好奇心很強的人。他不願意說,我自然不多問。
              我們眼神遊離地坐在咖啡店的角落裡,透過透明的落地窗看行人腳步匆匆。我的頭發披散著遮住半邊臉頰。和他交談之後我們友好地分手,我回屋子裡繼續上網寫文章。
              我是以賣文字求生的女子,不輕易相信愛情,雖然眼見羅生被抑鬱癥折磨到如此境地。我們成為朋友,常沿長滿青苔的小巷行走。他穿白色幹凈的襯衣,看起來清爽而文氣。我神情寥落,烏黑而雜亂的發絲松散,破舊的牛仔褲,可以隨時坐在地上,骯臟的耐克球鞋,顏色灰蒙。
              我們倆走在一起並不般配,常有路人斜眼看我們,但我們都不在意。一直冷僻地行走,漫天漫地地閑聊。更多的時候一句話也不說,經常是兩人相對抽煙,一根接一根。
              三
              記得兩年前也是這樣的春末夏初,在網絡裡邂逅莫煙,他對我說:我愛你。
              我們從深夜一直通電話到天亮。他用低沉的聲音構想未來。他說,無論我如何對待他,是否接納他,他都會一直等待我。我以感激回報他。
              但我沒有愛情。
              我有一剎那的感動。如果那一刻他在我身旁,我也許會用幹凈的欲望和他做愛,用身體的糾纏來感知他的愛戀。可是空蕩蕩的屋子裡隻有我一人。我抱著電話機蜷縮在墻角,掰著手指,十年吧,如果你可以等待十年,我就嫁給你。我這樣回答他。一年,十年,百年,千年,我會一直等下去,他寵溺而堅定地回答,聲音溫和卻不容質疑。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是否會為他停下腳步,但那個瞬間我淚流滿面。
              但我懼怕自己愛上他。我清楚自己是怎樣的女子,愛上他或者他選擇我,都會害瞭他。我不想葬送彼此的未來。我開始疏遠他。用近乎絕望的方式讓他遺忘我。
              他有所察覺,想要挽留。
              他一遍又一遍地詢問我原因。
              他說,隻要我回到他身旁,他可以放棄一切。
              他說,他甚至可以不要求同我結婚,隻要能陪在我身旁,聽我說話,或者僅僅能夠看著我,他就知足。
              他說,如果我真的放棄他,他會選擇死亡。
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我冷靜地看著他的郵件,一封一封刪除,裝作什麼都不知道。我在酒吧裡買醉,逼迫自己忘記他。後來我終於無法漠視郵局每日送來的信件,我把它們集中起來燒掉,就像聊齋志異裡的小翠燒掉自己的畫像,以求遺忘。
              最後,我斷瞭電話、斷瞭網絡、不再回復他的信息和郵件,最後索性換瞭手機號碼。逃離瞭那個城市。
              四
              莫煙不知道我新的地址,不知道我的手機號碼,不知道我重新註冊的郵箱,不知道我更新過的聊天工具。他從我的記憶裡一點一點走出去,我也從他的記憶裡一點一點變得淡薄。
              氧氣稀缺的時候,任何物種都會改變生存方式,重新進化。莫煙是善於進化的人,不會被外界變革淘汰。
              一年後我再次撥通他的電話,年輕男子的聲音依舊低沉而溫和。
              他換瞭新的女友。因為女孩戴著寫有他名字的耳釘。他感動瞭,吻瞭她。
              我從此不再相信愛情。因為自己不擅長進化。我成為曖昧的人,可以接受愛情,卻不輕易相信。
              所以我對羅生的愛情不以為然。
              五
              我告訴羅生自己準備離開,在五月下旬,等我這篇文字寫完。沒有文字作為靈魂的出口,我對這個城市就會落寞。我喜歡這個城市,從遙遠的地方趕來這裡,穿白色的短袖襯衫,背著包出現在火車站的廣場上。我聞到自己一直尋找的氣息。但久住之後覺得失望,它是如此單調不值得留戀。
              羅生沉默著聽我說話。
              清冷的空氣裡,咖啡廳放著不知名的歌曲,女子用哀傷的嗓音歌唱,企圖感染聽者的心境。羅生問我,能否為我留住腳步,我想要保護你,我可以養你。
              我說,我註定是個漂泊的人,停留隻會讓我死亡。對不起。
              羅生說,她就像透明的蝴蝶,停留在午夜的陽臺欄桿上,面朝外,抱著膝蓋,平緩地抽煙看夜空。你和她很相似,都會在夜晚失眠,白天困倦。都會在陽光落落的午後、或者傍晚出門,從黑黑的樓道穿過,走進我的視線。
              我知道他在說凝,我第一次聽他提及那個女子。
              羅生後悔自己去國外,他向凝承諾回來後娶她為妻。但他忘記凝是喜愛自由的人,沒有人可以束縛她,沒有人能夠停止她的腳步。等他回來的時候,凝已經不在。
              他失望而痛苦,無法自拔,吞下安眠藥,卻沒能夠長久沉睡,他被救回來。
              他去她曾租住的單元等待,希望能夠再見那個穿著黑色短袖T恤和舊牛仔褲的女子出現,但他,看見瞭我。
              我和凝幾乎一樣的裝束,一樣披散著頭發,一樣不化妝,一樣搖曳出黑色的樓道。他以為我是凝,所以和我並肩行走,想找回古老的記憶。
              然而我要離開瞭。
              我站起身擁抱羅生,表示我理解他的感覺。我知道愛上凝的後果。如他所說,我和凝是同類的女子。當初是自私也是關心,否則我不會放棄莫煙。想必凝和我一樣選擇瞭逃避。
              我親吻羅生。男人的唇角很溫和。我想到莫煙,突然決定原諒他。他選擇新的女友,隻是為瞭走出陰霾。他幸福瞭,我原該高興。就像羅生,我多麼希望他幸福,可惜我無法替代凝,我依舊不能為別人停止腳步。
              我們沉默地分手。羅生的背影湮沒在城市燈紅酒綠的夜晚。我覺得,我再也不會看見他。的確,這是我們分離的時刻。可是我的心裡,為什麼有不舍和惶恐。
              六
              幾天後傳來消息,羅生因抑鬱癥自殺。男人高大的身軀從樓上墜落,沒有張開雙臂。
              那天夜裡他抽瞭很多香煙,墜落的陽臺上零散著煙頭,看來他猶豫過很久,卻終於不能自拔。凌晨的時候他跳下去,下瞭一夜的暴雨,地上潮濕不堪,草色青綠,他卻落在泥水裡。
              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天已經放晴,我正在收拾東西。我為這房間做最後的清理。發現瞭一張破碎的照片,壓在破舊櫥櫃的腳下。那是一張經過電腦處理的數碼相片,打印出來,撕扯得支離破碎。
              攥在我手心的那一塊是照片的偏角,一團烏黑的發絲隨風飄起。我想我看見瞭那頭發的主人,一個穿黑色蕾絲胸衣的女子,喜歡赤著腳在屋裡走來走去,照片上的她笑容燦爛,眼神裡卻幾多陰霾。
              我在結算房租的時候無意中提及,女房東抓住照片看瞭很久,惋惜地說,不是曾告訴你有女子在這裡墜樓麼?就是她瞭。好端端的女孩子,男友出國深造,他們有光明的前途。兩人經常吵鬧,卻十分相愛,如果結婚,他們會幸福。但女孩突然死去,不知道是想不開還是其他原因。夜晚坐在陽臺的欄桿上抽煙,十分兇猛。面朝外,像透明的蝴蝶親吻花瓣,可最後,她親吻瞭夜色。
              死得慘咧!身邊連個親人都沒有。可憐瞭那男孩子,聽說女友死後患上抑鬱癥,前幾天好象自殺瞭。女房東嘖嘖嘆息。
              我心裡一動,問她那女子的名字。
              女人皺著眉頭想瞭許久。約莫是凝。她說。那是個冷漠不擅長交流的女孩子,不容易記得她的名字,但她男友這樣叫她。
              我點頭。拖著行李箱離開城市。五月下旬,天氣並不算很熱。但我覺得氣悶。坐上早班的長途車,窗外的空氣令人窒息。我的眼神淡漠而遙遠,思緒空洞。想起羅生和凝,想起莫煙,我把臉貼在窗戶玻璃上。淚水在眼眶裡打轉,卻沒有宣泄的缺口。我沒有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