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5rxvo'><strong id='5rxv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span id='5rxvo'></span>
      <dl id='5rxvo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5rxvo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5rxvo'><strong id='5rxvo'></strong><small id='5rxvo'></small><button id='5rxvo'></button><li id='5rxvo'><noscript id='5rxvo'><big id='5rxvo'></big><dt id='5rxv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rxvo'><table id='5rxvo'><blockquote id='5rxvo'><tbody id='5rxv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rxvo'></u><kbd id='5rxvo'><kbd id='5rxvo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5rxvo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5rxvo'><div id='5rxvo'><ins id='5rxv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5rxvo'><em id='5rxvo'></em><td id='5rxvo'><div id='5rxv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rxvo'><big id='5rxvo'><big id='5rxvo'></big><legend id='5rxv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<i id='5rxvo'></i>

          分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          • 来源:欧洲grand老妇人_欧洲viboss老妇_欧洲video60

          他從酒樓裡歪歪斜斜地走出來。朋友要為他叫輛出租車,他擺擺手拒絕瞭。外面的天空正下著一場冬天的雨,雨絲細細的,打在人的臉上卻是刺骨的冷,而他似乎沒有感覺到。

          摸出手機撥通瞭她的電話,電話響過兩下後他就掛機。雖然他喝得有點醉,但也還是沒有忘記她的叮囑。她的屋裡有座機,隻要她在傢,她都讓他撥過去,她再打回來,那年月手機費貴,打座機會省點錢。

          他曾不止一次對她說,讓她放棄那邊的工作到他所待的這個城市來,他有能力養活她,她卻一笑帶過。

          說過好多次後,他就懶得再提瞭。可他的年紀不等他,他已經快30歲瞭,仍然過著獨來獨往的單身生活。他有份不錯的工作,曾設計出許多精妙的作品,唯獨設計不好自己的愛情與婚姻。她太獨立瞭,不會按照他的設計來生活。他有時無奈地稱他們是電話夫妻,所有的情愛隻有通過電話來傳遞。她像個老媽子一樣把他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,唯獨不能飛到他的身邊陪著他,可他最需要的是一個有她在的溫暖的傢。

          既然不能在一起,他決定放手,放瞭自己也放瞭她。所以那天他特意拉著朋友到一傢酒樓裡喝得大醉,他需要酒來給他離去的勇氣。

          她給他打電話過來時,並沒有和往常有什麼不同:親愛的,這麼晚瞭,是不是又在外面散步呀。她知道他這個時候常在外面散步。

          沒有,我和朋友喝酒瞭,還在外面呢。我告訴你,今天是你最後一次打這個電話瞭,明天我就把這個號換掉。我要開始一種新生活,不想再等下去瞭……”他一口氣將這些話說出來,幾乎沒有給她回話的餘地。

          你真的喝醉瞭,你在說什麼呀,你又喝酒……”她開始嗔怪他。

          我沒有喝醉,我比任何時候都更清醒,我們分手吧。他的語氣裡有幾分決絕。

          好吧,我,尊重你的選擇,隻要你覺得快樂。她的聲音裡已有哭聲,他忽然有種很痛的快意。

          說話間他已摸索到瞭自己的門前,他開始找鑰匙去開門。可他翻遍身上所有的口袋依然沒有找到:壞瞭,鑰匙丟瞭。他小聲嘀咕著,酒已有點醒瞭。什麼?你把鑰匙丟瞭,那你今天晚上怎麼進屋?你還喝得這麼醉……”這次她真的慌瞭。沒事,我就在門外坐一晚上好瞭,凍死活該。他負氣似的倚在瞭冰冷的門上。

          你快告訴我你朋友的電話,我打電話給他讓他來幫你,他怎麼可以這樣,把你弄醉瞭就讓你一個人回來。她開始忙著去找紙和筆,你說吧,我要打電話讓他過來的。

          好的,我說,1385539……”他順口就告訴瞭她這個電話。

          那好,你待在那裡不要動,我給他打電話讓他來幫你。我先掛瞭。她匆匆忙忙地掛掉瞭他的電話。

          天哪!她居然慌亂到可以忘記瞭他的電話,那個她每天至少要打三次或者更多的電話,他以為她開玩笑卻沒想到她當真的。過瞭幾秒鐘,他的電話又響起來,他接起來,正是她打過來的:你快去幫下我傢默然,他喝醉瞭……”她的聲音裡有著無法形容的焦灼與心痛。

          他想笑卻再也笑不出來:親愛的,是我……”眼眶裡有些潮濕,他使勁把那些霧氣逼回去,不讓它們凝聚再掉下來。天,我,我,我……”她在電話的那頭輕輕地啜泣,再也說不下去。剛才和你開玩笑呢,我已好好地躺在溫暖的床上瞭,我困瞭,要睡瞭,你也睡吧。晚安。

          你嚇死我瞭,你不要這樣嚇我瞭,明天我就辭職,我不能再這樣讓你嚇瞭,你還是長不大……別忘記在床頭放一杯水,免得口渴找不到……”他們就那樣輕輕掛瞭彼此的電話。

          她不知道,他是真的把鑰匙丟掉瞭。那一夜,他就在自己傢的門口蹲瞭大半夜,可他的心裡卻不再寒冷。

          佛經上說:初念淺,轉念深。是說人的第一個念頭往往是對事件的情緒反應,通常膚淺,但一轉念,可能就有瞭更深的理解。愛的世界裡,卻與此說有點背離。無心無意間流露出來的,往往情深,細細思量之後則是情濃。